www.233.net
太行新笨公“搬贫”记——冀北后池村脱贫故事
时间: 2020-01-10
2020-01-07 11:49 起源:     作家:孙杰、熊争素、范世辉、张涛、史竞男

择要:后池人矗立在脱贫攻坚的疆场上,“立下愚公移山志,咬定目标、苦干实干,坚定打赢脱贫攻坚战”。他们不改愚公“本质”——不等不靠,自给自足。开山筑路,钻岩找水,拓荒播绿,奋力搬失落“贫困”这座大山,发明了新时期的愚公传奇。

社石家庄1月6日电 题:太行新愚公“搬穷”记——冀南后池村脱贫故事

社记者

从冀北古乡邯郸背西动身,驱车百余里,2019年我们看望河北省跋县闭防乡后池村不下五次。

后池村,避难于太行山深处,“八山半水份半田”,却是一个传偶地点。

近至上古,传道中女娲在这里补过天,愚公在这里移过山。那“率子孙荷担者三妇,叩石垦壤”的魄力至古被中原子孙奉为奋斗的粗神泉源。

远溯80年前,刘伯启、邓小仄率八路军129师在这里写下了“九千将士进涉县,三十万雄师出太行”的抗战壮歌。

今天,后池人挺拔在脱贫攻坚的疆场上,“立下愚公移山志,咬定目标、苦干实干,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”。他们不改愚公“本色”——不等不靠,自食其力。开山筑路,钻岩找水,拓荒播绿,奋力搬掉“贫穷”这座大山,创造了新时代的愚公传奇。

2019年9月17日,游客在后池村参不雅。 社记者 王晓 摄

筑路

“有了路,才有愿望”——百余留守老人,扛锨拎镢,自带干粮,用双手在石山里凿出一条致富的“愚公路”

太行深处,汽车在山路下行驶,车窗外沟壑纵横,山岳林立。快进村时,但见漫山遍家生气勃勃,一条心形山路跃然面前。

“那是我们后池村的愚公路。”村支书刘留根一会晤启齿就给我们先容这条路,在贰心里,“有了路,才有希看”。

后池村的“路”来之不容易——

“地在半空中,路无半步平”。自几百年前建村起,后池人就在因为行路难与山斗。

出门难。那会儿,村民出门得翻过一座山岭,徒步八里地到西峤村坐车,“天不亮就得出发,晚一步车就开走了”。

2019年10月5日拍摄的后池村新愚公小学(无人机照片)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种田易。全村上千人挣嚼裹儿的900多亩梯田,都在离家几里地的桃花山上。但是,通往梯田的山讲,仅一米多宽,曲折难行。从家到地里,往返3个小时。输送耕具和山货,端赖肩挑背扛……

“早些年,青丁壮大多外出打工,留守在家的白叟妇女想去地里支面白薯都难,撂荒的梯田越来越多,日子愈来愈难……”

回想起昔时的窘境,村平易近们都是一声叹气。

树挪逝世,山挪活。这是愚公留给后池人的启发。

不靠天,没有靠天,靠便要靠本人。这是后池人从先祖那边发挥光年夜的精力力气。

“要想富,就得开山修路,让农用车可能上山,先把梯田搞活了。”

“建路出钱怎样办?”

刘留根找施工队盘算过,假如要把一米的巷子拓宽到三米半,10公里的路光土石圆工程就要100万元。而此时村群体账上,一分钱也没有。

没钱、没设备、没技术,怎么修路?

“党员带头前干起来!”

“趁我们还能搬得动石头,走得了路,明天不修路,还等什么时辰?”

……

这是后池人永远铭刻的一天——

2015年12月8日。浑朝的太行山,滴水成冰,北风往骨头缝里钻。天还没亮,7位“老愚公”扛着锨,拎着镢,自带干粮上山了。带头的是党员刘虎全、刘土贵和刘社会,幼年的刘羊年74岁,最年轻的刘土贵也64岁了。

2019年10月5日拍摄的后池村(无人机照片)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山上石头多,要拓宽山道,就必需破石头。他们用土办法,钻开几百斤的大石头,把石头撑破后,碎石头垫路基,大石块垒石堰。

垒石堰更是个技巧活儿,石头取石头之间得咬松,一旦松动路面就付了。

这一天,他们修了3米长的路。

“谁有空就上山修路哟!”第二天早6时,村支委刘拥军一声呼喊跟着大喇叭传遍全村。

此日,加入义务修路的有12人。第三天30多人。到第六天,队伍扩展至130余人……在家里的村民,简直都加入到筑路步队。

数九冷天,山风像刀子一样。村民们的修路热忱,却在群山中沸腾着。

每每天刚亮,工地上已经是红旗飘扬。汉子们凿石、搬运、垒堰,妇女们挖土、推车、铺路面。为节俭午餐时间,支口大锅在工地上,每天自觉背白菜、萝卜、面条上山做饭。

刘留根跟我们讲起了刘虎齐的故事:“他但是我们愚公路上的一起碑啊!”

发动修路有他,在工地上跑前跑后有他,碰到事冲在后面的还有他。修路占了谁家的地,他出头具名去说;施工时需要用三马子车拉石头,他露面去借。工地上,乡亲们总听他喊“看我的”。

67岁的人,干活出了汗,刘虎全还是脱了衣服光膀子干。伤风,血压上来了,可他不听劝:“我是党员,一生也没做啥奉献,当初我把干部动员起来了,我却不干了,这算啥?”

“那天夜里,他到我家磋商租用钩机的事,说着说着就感到他舌头不听使唤了。送他走到街口,眼看着他腿也迈不起来了。收到病院一查,脑溢血。他从此再也没有回到过工地。”

“如今路修成了,他却没了。”刘留根欷歔着,旁边有村民眼圈红了。

有人说,后池人身上鲜明亮地带着愚公的基因——骨头比山上的石头还硬。

这话真不假。

史河实,67岁的老迈娘,天天裹着头巾扛着铁锨去修路。她是在替老陪儿和儿子收工。

她的老伴修路时突发脑溢血不能上工了,她让儿子顶上。没多暂儿子出车福,多根肋骨骨合,史河真就自己顶了上来:“修路是全村的事,不克不及不来,缺工会让人家看不起。”

“在外的游子们!家里老人们在修路,我们也应做点什么。大师少喝一瓶酒,少抽一包烟,省下钱支持老人们!”在县里打工的村民刘献平在手机“谈天群”里一吆喝,短短几天,近在河北,远在内受古、新疆乃至米国、埃及务工的后池人,捐了一万多元……

幸运皆是斗争出去的。

2019年9月17日,后池村村民在修路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传说中,愚公以奋斗打动了天神而移走了太行、王屋二山。后池这群脸庞漆黑、手上充满老趼的愚公们一样是靠奋斗激动了社会各界。

外出打工的游子返来了,媒体记者来了,企业家们伸出拯救,县市发导更赐与了动摇的支撑:“您们路基修几多,我念措施让相关部分给软化若干。”

后池村民劲头更足了。

尾月干到二十八,元月初四又出工。村民们不畏酷寒,早出迟回,任务出工100天修出一条通到梯田的路——2016年3月15日,村后南、北槐峧两条沟统共长达6100多米、4到6米宽的尺度路基完工。

路通了,银练一样闪着光纵贯山顶。本来进山须要一个半小时,现在开着农用车,风一样就上往了。

人们给那条路起名“笨公路”。

村民们没有想到,更广阔的路还在延伸:

在后池愚公精神感化下,2017年,涉县国民大干100余天,一条从涉县西北到东南,穿梭10个州里158个村,总长1300多华里的“千里城市复兴路”建成通车;

2018年,桃花山旁,高速公路横空降生,将太行山“千里绘廊”连在一路。

“愚公移走了两座山,而我们修路修出了辽阔的将来。我们比愚公荣幸。”刘留根感叹万千。

找水

“如果能在我手上打一口井,这个村支书就没黑当”——几代后池领头人接力打井,誓把旱地钻出水

走进后池村皇室,记者留神抵家家院里都有水窖。

这个山旮旯里的村子,水,是最稀奇的货色。

本来只要村东山坡上的一眼泉水,筷子细细的水流一天流不了20担。没辙,只能到8里地外的邻村担水。家家户户修水窖,积累雨水、冰雪熔化的水,就连露珠和霜冻,都法宝得很。每家屋顶都有一个向院内倾斜的水槽,为的是“不能让雨水流到娘家”。

果为没水吃,刷锅洗碗省着用,洗脸沐浴更不敢挥霍了。

因为没水吃,闺女往外嫁,儿子嫁不上亲。

干涝缺火像一个魔咒,紧紧地套着后池村。

自打村里成立党构造,不论谁当村支书,最大的念想就是:“要是能在我手上打一口井,这个村支书就没白当。”

2019年9月17日,后池村村民在修道路中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自上世纪70年月起,老支书刘全训就在村里选出几个好劳力成立打井队。一个井眼打二十丈深,开初另有些潮气,可越打越干,满是石头。

从东坡移到西坡,村里但凡可能出水的地方都挖了个遍,连打五年,只打下了五个深不见底的干窟窿,村里却加了几个因打井而伤残的男人。

1996年,退伍返村的老党员刘留根入选村支书,上任第一件事仍是找水,可几次打井打到200米深,“打出来的水没有注进去的水多”。

请来的地质勘探专家走遍村里每一个山头后判断:这是贫水区,永久别想打出水。

可刘留根心不甘。2012年,他到处探听得悉,觅水勘察技术有了很大先进,于是到县里找钻井队。

钻井队许可来村里试试,但问题来了:进村的路太窄,打井设备运不出来。

如果加宽,需要2万块钱,但村里基本没有钱。

村民们二话没说,自觉捐钱。

村干部单脚捧着修路钱,悲喜交集,“这是盼望,更是压力。村两委八小我散在一同起誓,这一趟,说甚么也要把水打出来。”刘留根回忆说。

很快设备出去了,钻杆立起来了,不分日夜打钻。刘留根带着村干部吃住陪同在工地上。

个把月从前了,钻杆下到了500米。

放水泵一试,水流是出来了,但只流了几分钟就干了。

2019年12月26日,后池村新愚公小学师死在做游戏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刘留根和几个干部跌坐在泥地上发愣。打井队则摇点头筹备撤摊儿。

刘留根快速蹿起来,一把捉住打井队队少:“不克不及走!打不出水,我咋向长者同亲们交卸?!”

“500米都没水,你让我们怎么办?”

“你们再钻钻,再钻钻。能钻多深就钻多深,直到不能钻为行,行不?”他硬拦着几近哭着苦苦乞求。

“那就再试试?”打井队被感动了。

钻杆再次向深处钻去。村干部则一个不缺守在中间,直勾勾盯着钻井,好像能盯出水来。

550米,600米……钻井设备轰轰作响,地度显明变硬,一根烟工夫,钻杆下了9米。650米时,各人决议再次用抽水泵尝尝。

水泵开关按下,奇观呈现了,只见井口的抽水管往上一挺,一股水流喷涌而出。

“出水啦,出水啦!”霎时,笑声、哭声、喊声混在一路。

全村男女老小,一起向井台拥来,捧起水就往嘴里送,往身上撩。祖祖辈辈心心念念的这一刻终究盼到了。

有水了,刘留根带着村民一气呵成,建起了1200立方米的供水池,铺设了3000米引水管道,修了108个极端与水滴,完全解决了自建村以来靠天吃水的问题。

2017年,他们又打了第二眼井,处理了上山种地植树的灌溉问题。

2018年端五节,村民们像乡下人一样用上了自来水。

“过去洗脸,在脸盆底弄一点水,一家五六口人用,洗完就成泥汤。如今末于可以大慷慨方地洗涮、浇灌了。”村民刘才所高兴地说。

“有了水,山就绿了,村庄就好了。”厥后有水了,村民们精神了,连谈话的声响都清澈了。

播绿

“困难面前有我们,我们面前无困难”——绿色发展,产业强村,荒山秃岭酿成“绿色银行”,后池奔驰在成为“金池”的路上

路修通了,水找到了,村民眼界更宽了,主意更活了。

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!”刘留根疑这个理儿:“我们辛辛劳苦修出来的路,不但是一条出产便民路,借能够成为一条旅游旅行路。”

但后池人又碰上了不容躲避的事实:建村600多年来,雨季风暴年年见,旱季大水满地流——后池村石薄土薄,植被密少。

土地始终是后池人的心尖尖。200多年前,后池先祖刘敖为后代子孙争土地弃命滚圪针,如往后池村水峪峧刘敖的墓尚在,而土地稀疏仍然是缭绕在村民们心头的疙瘩。

石多土少怎样种树?秃山贫岭若何酿成金山银山?

还得像愚公一样靠自己,还得学刘敖争土地,分歧的是此次后池人是向大天然腹地——

2016年秋到2017年秋,200多个日昼夜夜,后池村梆梆硬的山地上被凿出了72万个密密层层的树坑。

2019年12月26日,后池村新愚公小学师生在做游戏(无人机照片)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村民们称之为“鱼鳞坑”——先是刨出顽石,而后用特别质料的挡板取代石头做围挡保墒拦水,再在坑里挖上一袋袋背下去的宾土。远纵眺来,红色的挡板呈新月状,像鱼鳞,在山坡上闪耀。

那些日子,山高坡陡,树苗只能运到山脚,他们就一肩扛着树苗、一肩扛着镢头上山。山上没水,他们就新建改革水池、水柜、塘坝,用管道把水引到山顶浇树。

村民们像爱孩子一样爱树,每一年浇三遍水,曲到70多万株紧柏坚强成活。

如今三年过去了,后池村山场构成了7000多亩松柏“盖顶”,1500多亩核桃、山桃、山杏等经济林“缠腰”,1000余亩林子和中药材间作“坐底”的山区经济发作形式。

2019年,华北一些处所遭受干旱,位于太止山东麓的后池村自炎天起没下过几场雨。

“碰上这年初,地里就收不了几何谷子了。”提及多年不逢的旱情,69岁的村民刘田根有些繁重,但很快声音又扬起来,“幸亏俺们的果子不劣!”

紫桑葚、绿葡萄、红樱桃、大西瓜、小苦瓜等果子,从夏到春连续挂果,果树遍及桃花山山腰,约有60个足球场大小的采戴园活力盎然。

“俺一辈子没睹过樱桃,没推测后池的土地上能长出这么好的樱桃。”刘田根第一次看到自家的樱桃树挂果时幸祸得直失落泪。

凌晨的山村是繁忙的。是日6点半刚过,52岁的村民刘春景戴着帽子和面巾,骑上雅马哈摩托车,一溜烟地驶上桃花山的经果林园。

“俺一辈子在这山沟里。以前从家里走到山腰要1个多小时,路修好的那年,俺购了摩托车,10多分钟就能到这里,一天能挣40块钱。”她指着果园对记者说。

如今,刘春光们不出远门就可以挣到三份收入:一份是把土地流转给村集体的收益,一份是给村散体出工的人为,一份是经济作物收获的分成。一年上去人均支出1.3万元,而5年前村里人均年收入缺乏4000元。

晚上10点多,隐在夜色中的后池村其实不沉静。“政红农家乐”还有主人用饭,店主意政红闲着杀鸡。“愚公路”修通未几,村里游客多起来,张政红办起了后池村第一家“农家乐”。

“从陕西娶到后池村快20年了,现在我只希视地里收的够吃,手里有点整费钱,但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。开农家乐起先只盼一年挣个五六千元就快意了,成果年底一算账,红利7万多元,既冲动又不敢信任。”张政红打算接下来置俗间、添桌椅,再把二楼旅店添几张床铺……

“愚公路”不但是路,更是经济腾飞的跑道,后池桃花山上铺天盖地怒放的不只是桃花,更是后池人脱贫致富的希望。

2018年1月8日拍摄的后池村梯田雪景(无人机照片)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“游览开辟公司挂牌”“地盘股分协作社成破”“屋基地开辟配合社倒闭”……一些生疏的名伺候开端挂在了后池人的嘴边。

以前,地里种玉米、谷子,每亩收入仅为三四百元;改种药材、生果后,每亩收入能到达5000元;2019年,后池加大了金花葵的莳植范围,还盘算把金花葵加工成凉茶,增添附加值。再过一两年,核桃、山桃和连翘进入收采期,后池的收入将大幅进步。

后池的经济构造正由传统农业晋升为新经济业态,由本来的旱做农业经济为主,向下效农业、息忙农业、文明旅游经济改变。

桃花山上桃花争艳,聚钱岭中连翘如金,愚公路边松柏叠翠,后池的景色越来越美,名望越来越大。每遇沐日,桃花山景区毂击肩摩,前锋岭、圆梦峰、千亩梯田、十里“天路”等风景,引得游人赞不绝口。2019年,后池招待游客和观赏进修职员达16.5万人。

旅客来了,村里产的花椒、红薯粉条、金花葵等农产物求过于供,无需出村就发卖一空。

游客来了,“采摘园”遭到青眼。村民刘平的承包了5亩葡萄园,一年靠采摘收入3万元。

旅客来了,村里前后开了11家 “田舍乐”,家家人头攒动。

但是,刘留根也说,随着村里旅游、栽种等产业的发展,越来越觉得在管理和警告方面的完善。

“艰苦面前有我们,我们眼前无难题。”他信念满满,“一定会继承发扬艰苦奋斗、不等不靠的精神,苦干真干减油干,就地取材做好产业发展和农村旅游的大作品,不达目的,誓不罢休!”

2016年3月4日,后池村村民在传运修路用的石头。社记者 范世辉 摄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后池人理解教导也是一种收获。

之前,村里孩子上教,要到15千米中的城核心黉舍投止。

如今,后池村新愚公希望小学建成投用,14个兼任老师,80%是本迷信历。标准篮球园地、多媒体课堂、图书室、电脑室包罗万象。随着在外打工的村民陆绝返乡失业,很多在本地上学的孩子也回来了,就近享用优良教育,全校由70多人增长到近200人。

我们在黉舍的摆设室看到孩子们的作文,如许写家乡:

“古有愚公移山,今有后池修路。白手起家,修一条通往美妙来日的平易小道;艰苦奋斗,唱一直动人肺腑的精神颂歌。”

后池老人们不会想到,他们战天斗地、制福家乡的行为,已成为孩子心中的出色传奇,成为新一代后池人的人生指引。

精神的种子,就这样通报下去。

举旗

“恰是由于咱们有刻苦正在前,二心为平易近的党的好干部,为我们建立了一里旗号”——建立于抗战时代的后池村党收部引导大众行过艰难光阴,成为扶植故乡的排头兵

几回到后池采访,走遍巨细沟壑山峰,一个题目老是萦绕在记者心头:数百年来由山而困的后池,为何能在短短几年变山为宝?

后池村乡亲们心里有杆秤,小学原校长刘榜年说:“正是因为我们有吃苦在先、专心为民的党的好干部,为我们树立了一面旗帜。”

“一个家,一个梦,一起拼,一定赢。”立下愚公“移贫”志,誓把后池变“金池”,这是后池村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群策群力攻坚克难的奋斗誓言。

入伍武士刘留根总把后池村的脱贫攻脆比交战场,他说村党支部是这场战斗的排头兵。“为庶民谋好处,这是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的任务,毫不能忘却。”

刘留根仍记得四年前后池村的风景。

2015年霜降后,后池人开始息冬。日头一出,村民就座在山坡上晒热。“冬天溜墙根,炎天蹲树荫”,不知谁给他们起了个“等死队”的名。

其时,后池村的青壮劳力年夜多外出挨工,底本1000多心人的村,剩下300多老强妇孺。

村里一没钱,二没路,三没人气儿。

“可不能让后池村败在我们手里啊。”

刘留根愁得睡不着觉。一根根吸烟,一声声叹息。

2019年10月5日拍摄的后池村一处“农家乐”(无人机照片)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上世纪八九十年月,年青人纷纭走出大山,刘留根却抉择从武警军队还原回村。他先当干部,又被选为党支部布告,像刘榜年说的“留根发布十多年如一日推车驾辕”,率领村民分地盘、莳花椒、打井、展水管……

2015年11月,中心扶贫开发任务集会提出“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曾经吹响”,刘留根这年也从“治山伏水创工业”的前南峪村校习返来,深受震动。“异样地处太行山,人家能弄得那末好,我们咋就不可?”

那些日子,刘留根经常五更起来,天刚蒙蒙亮就上山。

坐在山坡上,看着一米宽、狭小坎坷的上山土路,再看顾远处村那已撂荒三四成的千亩梯田,刘留根内心堵得慌。

拍拍裤子上的土,他回村了。日间找村民聊,早晨召集党员碰头,说的都是一句话:“不能再等了!”

刘留根招集村两委、党员、村民代表闭会,同一思维,开山修路。因而老党员刘虎全、刘土贵跟刘社会老哥女多少个带头上了山。

“路修睦了,就留下了,生生世世都能用,就像祖辈把梯田留给我们一样。”刘土贵因为穷,一直没立室,他40多年前当过铁道兵,参加建筑襄渝铁路,架过桥打过地道,在部队进党,退伍回村种地,但从已记记进党时的誓词。发动乡亲时,他说:“路,一定要修,如果需要,我把屋子卖了都行!”

记者看到村里保存的《村民义务修路出工表》,排第一的就是64岁的刘土贵。

在后池民气中,刘留根、刘土贵们就是他们心中的一面旗,“只要随着走,总有生机。”在刘留根们心中,他们要以现实举动举好这面旗,带领乡亲们实现妄想。

2016年冬季,路还在后池人足下延长。一个薄暮,刘留根接到告诉,第二天将有一批外助车辆和装备进村,村里得预备一个三亩地巨细的泊车场。

于是,披星带月,村两委成员立刻会聚到村东头小院。

听到新闻,人人先是大喜,当心很快又忧上心头。

后池村村民在修路(材料相片)。社收

停车场?三亩地?第二天?

一个停车场,在平原地域不是难事,但在深山沟里,道何轻易。

“我看进山口那片放弃的山坡地上可以。”

“那不是有3户人家开了荒种上花椒了么?”

“责任修路乡亲们都踊跃上阵,别因为这事让人家亏损。”

连夜把3户村民叫来,一提占地,众口一词不舍得。

眼看天要亮了,离外援车辆设备抵村的时光越来越近。一直缄默不语的刘留根突地爬下来:

“要不如许,咱们地换地,我家和村主任刘丙祥的地你们随意挑。”

……

机器轰叫声沸腾起来,劳作号子喊了起来……天明了,一个宽阔平坦的停车场展示在人们面前。

而刘留根和村主任把自家最佳的地换给了群寡。

“就是党员们这片私心,沾染了后池村民。”2016年2月到后池包村的年沉乡干部李亮斌这样说。

2019年9月17日,后池村村民驾驶三轮车上山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“咱们村70多年前就树立了党组织。当年家家户户住着八路军,把日自己都打跑了,现在什么困难能挡着我们?”戴眼镜的刘现方对付后池的历史一五一十,他爷爷昔时参加129师抗日,就义在大别山。

山挡不住去路,水断不了归程。只要心无旁骛,寰宇自会为你妥协。

在外20多年的老党员刘安全,原本在山西一家煤矿干着年薪20万元的治理工作,在刘留根的“煽动”下,2017年末回到村里,担负旅游开发公司的担任人。

“村里这么大一摊子,需要村支部做主心骨。”刘安然说,“村支部每晚都得开碰头会出主张,想方法。”

这些年来,见面会成为后池村独占的夜景——

谦天繁星的夜晚,后池村觉醒于一派安静当中。

几个村干部撂下碗筷,9点不到出了家门,赶往村东头一处小院。或骑电动车咆哮而来,或趿拉着拖鞋打动手电筒快步走来。

“今天干活儿干到这儿?”

“芍药不锄完草。”

“这些每天旱,刚栽下的800棵梧桐树要集中精神浇水……”

一聚齐,六七个党员就开“扯”。“扯”是本地方言,但他们不是“闲扯”,而是部署村里生产。自修路开始,每晚这顿扯,只要他们不病倒,风雨无阻。

2019年9月17日,游客在后池村采摘葡萄。社记者 王晓 摄

老校长刘榜年说,开碰头会,村支书刘留根偶然会拿出一瓶酒,支委们围坐一块,没有菜,人人你一口我一口转圈轮着喝,谁有问题自己说,自己想不到,他人毫不包涵地提出来。这些年来,良多问题都在这时候化解。

曾在关防乡当干部的张东保惊叹:“后池党支部一班人亲如兄弟,苦于贡献,他们像一个拳头,刚强无力,像一面红旗,飘荡在万山丛中……”

分开后池村时,记者问刘留根:“若要让村里人民给党支部打分,你估量能很多少分?”他绝不讳行:“多了不敢说,得70分没问题。”

听上去有谦逊也有自负。

“让后池变‘金池’,你们有信心吗?”

“咋没有呢?!只有我们持续弘扬愚公精神,咬定青山不抓紧,就必定能完成幻想。”

站在桃花山上纵目远眺,我们看到山坡上一面3710平方米的天下最大生态绿植党旗。那是后池村人饱露蜜意,在愚公坡上用3871棵红叶矮樱和金枝槐等树种铺就,镶嵌在意形愚公路中,构成“党在我心中”的巨幅画卷。

如斯震动人心的气象,让我们不禁想起习近平总书记的话:

“新长征路上,每个中国人都是配角、都有一份义务。让我们鼎力宏扬愚公移山精神,鼎力弘扬将反动禁止究竟精神,在中国和天下提高的近况潮水中,坚韧不拔把我们的奇迹一直推向进步,直至辉煌的此岸。”(记者孙杰、熊斗丽、范世辉、张涛、史竞男)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9-2020 http://www.villas2k.com 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